關於部落格
翻著照片,有段時間的感受被刻意隱沒了
  • 18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Chat] Guantanamera。大太陽的多明尼加。2

這是歸寧,偶們則是男方同事,位置在舞台的最遠端,卻離入口最近。只是不巧,座位恰在喇叭附近,光是想和隔三個座位的朋友聊天,得拉開嗓門大喊,對方還不一定能夠聽的懂,..連聽覺的雞尾酒效應都還沒有effect時,那表示這一天的訊噪比值(SNR) 有超過 19 dB。
 

ML跟著李老師作的論文裡,以短時間噪音和心律變異,在人們還沒有不舒適感受中的5分鐘噪音下,已經可以透過心率分析後的低高頻動態關係,觀察交感/副交感的運作的改變。實驗裡發現,就算是還沒有到達不舒適感受,但處在噪音環境裡達5分鐘已經可以看到影響身體的底層神經運作。也難怪,這一天音壓量過大,就更可以確認,這一天無法完全冷靜地,好好欣賞這位聒啦聒聒先生整場的用心。


穿插在上下舞台間的空檔,是婚禮主婚人的親友贊助的黃老師樂團,
帶著熱帶島嶼風情的節奏,讓原本安座在位子上的偶,總忍不住跟著旋律點頭搖擺了起來。

 
抬頭遠望前方的桌次,大夥兒都冷靜的吃著一道道上桌的大菜,和隨著節拍搖擺跳舞的外籍主唱相比,離樂團和唱者最接近的主桌貴賓,
可真謂是鎮靜的大餐呢!


快、慢節奏歌曲穿插在組曲中,其中,那首跟著La Bamba的Guantanamera,連起了另一段對南美洲那個小島國的記憶。還是15歲的國中時期,只對旋律和空間等具體在眼前的東西產生連結印象,另外還忙著在光是在適應語言、生活、環境變化上,內外在都忙碌的處理,也還沒有如何收集專輯、怎麼把喜歡的事情作記錄的能力。


剛剛查了一下這首歌的背景,Guantanamera是首古巴歌曲,最初是 Joseíto Fernández所編著的歌曲,後來歌詞有另一位作詞者改編,融入了古巴當地的詩。1995年被拍成電影,在美國,這可是一個在1997年佛州邁阿密起家的雪茄品牌。在2001年以此名在美國註冊,獨立設立公司(GCC)。(ref. wiki 參考)



(節譯自wiki)根據原作,是在描寫與一位來自Guantanamero的美麗女子的羅曼史,在作詞者在電台上班時,這位女孩送來了牛肉三明治,那時候他正盯著其他的女生看,一直到三明治出現時,視線才撇了一下這女孩,那女子對他沒什麼特別感覺,且當時同事還揶揄著他。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這女子了。歌曲的最後以女孩離開了他作結束。


歌曲節構以A-B-A-B方式組成,偶有A-B-B-A的方式。歌曲起頭的部分,和墨西哥歌類似(難怪昨兒個和La Bamba連起來聽,還挺好結合的,一點都沒有分離兩首歌的感覺)。




時間回到1985年左右,一群期望改變生活的一行台灣人,分兩梯來到多明尼加,對當地語言完全不認識,僅用比手畫腳的對談,投資,共同經營,完全靠香港林先生(Mr. Lam)一人引介,開始了中式餐廳和麵包店的經營日子。


老爸開著Mr. Lam二守的黃色箱型車,來回在兩個店面和住家之間(什麼牌子的車呀?讓偶跟老弟確認一下。從小,偶好像就是個怪咖,記憶的東西都是一些別人會濾掉的部分,比如說,那兒的人吃些什麼,住什麼房,樓梯間的傭人和小娃兒的對話...但是對於重要事件,好像反而都是被自己濾掉的情況。)


起頭的兩個月,正好是暑假期間,弟弟和我就跟著美國學校的summer school,準備9月份的入學課堂。數學、理化不成問題,只要是用公式溝通的項目,通通都過得去。卡住的是那些地理、歷史,光是單字多到查都沒力。這也是個適應過程,美國學校也就用一個暑假修課來讓外籍生適應這兒的學習。


在多國,住的房子很簡單,在五層樓的水泥公寓,沒有電梯,就是一個階梯一個階梯的上樓。屋裡沒有什麼家具,連床也只有彈簧床的部分而已,把彈簧床貼在地板上擺著,沒有什麼床架的裝飾品。上學的一些文具用品,從台灣帶了不少去。一方面不曉得當地地價,也因此預先把一整年可以用的東西,全都塞進行裡夾縫裡。


忘了隔了多久,就聽到Mr. Lam準備移居美國。店面還是繼續經營著,我們也每天下課,到店裡串場幫忙。偶有聽到嬸嬸和叔叔、老爸有著激烈的討論,似乎是與記帳的事情有關係,那時候記得嬸嬸也曾對著偶發牢騷,現兒個想要回想,卻是完全的透明。只隱約有那樣的一個景象,大夥兒似乎和剛抵達的那個月的心情不太一樣,笑容變少了。


過些日子,有一個清晨,老爹來到緊貼地面的床邊,跟我說,"姐姐,你如果去上當地的學校,可以嗎?",在國外,美國學校的學費與當地學費可能有10倍的差距。西班牙文,又是落了地才開始真正接觸,要能上學還真是程度有差,不過,老爹這麼說,偶還不懂得這些細節可以問否,但心中一種感覺,事有些變化。我爽快的說,"好呀。"(老實說,當下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變化,但也許有那種好奇心,讓自己總喜歡找一些改變。)


Mr. Lam已經送兒子去美國後,才輾轉從老爸那兒知道,這位Mr. Lam拿了幾位抱著投資夢的客戶端來的現金,轉賣中國餐館的股權給大家,在這之前,幾位投資人都已領到印製像樣的股票。


但自從Mr. Lam離境後,餐廳不時的停電、跳電,餐館最怕沒電無冷氣,協調處理之下,隔天又無預警的跳電,要不就是什麼關員來關心。在開發中國家會有很多大黑洞,像是希望某些事情順利,紅包是少不了的,多國的當時,也還在那樣的階段。官員不說,就盡用一些怪招,讓人煩不勝煩,為了能好好經營事業,就得要打通關。時間過得快,原本預計返國的Mr. Lam逾期未回,老爹這時,才請了在當地已經待一陣子的台灣籍大學生的幫忙,將簽署的合同、手邊的文件資料做翻譯,這才曉得,什麼有價證券、什麼股權經營,全都是些晃人的空頭支票,而且,一種空同支票發揮最大效益,賣了好幾個人,甚至他那台二手車,也三賣。


賣了房,還用從銀行貸了款的一群海外投資移民客,在距離家半個地球的小島,突然發現,那些端過去準備要圓夢的基金,在同一天財產瞬時歸到負點,只剩下空殼還有雇用員工的店面,和另一個返回半個地球外另一半的機票。

熱帶國家,氣溫都足以穿著短袖,但這一天不用冷氣,心卻已涼到冰點。現在回想,那時的老爹心理壓力更大吧?!當初,他力邀幾位叔姪輩的親友,攜家帶眷的一同加入這海外移民大夢,怎知這麼快,就發現是一場春秋大夢。


第一次直接感受到到人異地,重重欺騙你的,是黃皮膚、說著帶點廣東腔國語的人種,說實在的有些諷刺。那時候,對世界感受仍然單純的中學生而言,無疑是一種衝突,說不出的不對勁,但許多事情卻與書裡寫的不盡相同,或甚至反著走。像是壞人會被逮著、與人為善者不為人欺、....,好像是愚人節故意作的整人節目,全然的意料之外。當然也不能否認,老爹全然相信一位陌生人,這樣的習慣,風險確實需要做些管理。


問題既然發生了,總是要解決和處理,老爹先從減少開支開始做起,首選就從教育支出作調配。選擇費用只有1/10的當地西語學校,弟弟和我直接降了兩級,我,就從國一開始,老弟則回到了四年級。在家附近的學校,是個天主教學校,在西文、數、理、化、地理、歷史的科目之外,每天還有一堂主日課。上課就如同美國學校的起步期模樣,數理化偶在班上無人能敵(廢話,降了兩級每一種都變簡單),至於其他,偶就是隻杵在打雷課堂的鴨,偶爾在整堂都聽不懂的步拉不拉裡,打打盹。


後來,在數理化,小考時,寫完了之後,傳小紙條給鄰近的同學,然後其他課堂的考試,就靠大家幫我,自然的發展出互相合作的模式。這也是挺有趣的友誼,怪的是,怎麼現兒個回想,怎麼沒有任何一位同學的面容能夠記得起來。


在學校裡,從台灣帶去的文具可都夯的要命,有透明膠套的筆記本、原子筆、有不同花樣的鉛筆筆身、橡皮擦...。每種,對同學而言都像是數十年前台灣風迷日本貨般的舶來品定義。也許是因為熬不過同學不斷的要求,搭飛機帶過去的文具,就一件件的讓偶用當時覺得加上搭飛機費用後合理的價格,逐一賣了出去。不過,交易日沒有很多,就被大人發現給制止了。真是可惜,那樣的銷售討論過程,還真是練比手畫腳的好時機。


在那衝突的年代,信任系統被嚴重破壞,但卻也有著另一種信任系統同時在建立中,那個對比,對一個國中生而言,也許描述不出來,但卻在感受中,咀嚼著屬於人類、屬於社會大學才有的課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