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翻著照片,有段時間的感受被刻意隱沒了
  • 187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Book] 閱。吃朋友 簡禎

對於文學類的書籍,偶有翻閱,卻很少有機會帶回家擺著的念頭,一方面對作者不認得,另方面一直有閱讀感受無法跟上的那種陰影 (一直被唸古文時的程度落差,壟罩著無助的恐懼感吧?!) 。直到一本 "老師給學生12樣見面禮" 的出版。習慣翻閱教育相關書籍的偶,很喜歡書裡,將禮物和價值連結的串聯方法,很快的看完了這本書。也有機會在這樣的連結裡,開始對作者有印象。

而當知道薄荷計畫在讀書會裡引讀這本書,心中雀躍不已。全然是因為,前一本書的閱讀經驗,非常的舒適,而讓人更為期待,能隨著分享引讀,再跟著作者說故事的過程,過著另些人的生活與角度。

很巧,自從去了遠地實習,之後,有一長段時間,像是能量過度耗用般的碎擠,只能用裝死來讓剩餘的機制,過著貼近型式般的日子。只能偶爾略略的跟上其中一兩則問號的討論。其實,大多時間都只能作surfer,單純的用接收輸入的方式過著。

'09
年的年底,在二手書房裡,再次看到這熟悉的書名,什麼也沒想,就放入購物袋裡。那時候,還在趕論文的末段關鍵期,跟自己默默的發了小期許,在完成學業報告的一段時間內,再來跟著去年的那段引讀與延伸思考,完成這掛在未完成清單裡的事情吧。



 

看這本書,有點像是大江1949的台灣生活版,從飲食切入,用一道道帶著烹煮後,獨特的香氣,領著回憶,抽出過去的曾經。

延伸思考

菊妹的一生情債

看故事的時候,不太理解的是為什麼這麼長的時間,仍能和蕩子生出規模6的一家子。或許是孩子們是黃媽媽情感的轉移寄託吧?!也或許在那個時代,走入家庭裡的婦女,對於宿命的接納度,不曾質疑的隨著命運的路,走去。

黃阿嬤最後留的十萬給那後來只是掛名老公的松君,那一當刻,又再次提醒了自己。感情的事情,是只有這兩個人懂,其他人的穿鑿附會,怎麼批評怎麼說,對當事人而言,永遠只是參考訊息的一種。真正的踏實的,是那兩人之間,用不著說,抿著嘴也能揣摩的懂。

自己的老爹和老媽的教養態度一直都是南轅北轍,老媽是斯巴達教育體系,而老爹是愛的教育。而在養兒育女的過程中,老爹總是花了前挖貸款洞的一個,而老媽雖然對這非常的怨懟,但卻是唯一能夠從工作中,努力補洞的一人。回顧著他們兩個的相處,其實有相當多爭吵、氣憤的過程。而在父親離去之前,我問他,是不是會對這樣的老婆有著怨言和遺憾。那時候,他說,這還是他最愛的老婆。....我總會跟自己說,感情的事情,誰做的多,誰做的不夠?旁觀者再怎麼說,真正的,就只有這兩個人自己懂。


  • Q1:知不知道媽媽最喜歡的料理是什麼?

    這個問題,其實去年就因為有些考量而沒有回答,主要是老媽喜歡別人曉得他的好,對於他沒有那麼擅長而缺乏在養兒時提供的部分,尤其是生活照顧的這一塊,以往,要是說了,會覺得像是種批評,可是會光火ㄉ。現兒個,自從老爹走了之後,沒有人還願意像老爹那般順著寵她,就因為大環境的改變,性情已經柔軟了不少。也因此,那段日子,這些關於和母親間飲食、生活裡的回憶,就得暫時的留守。

    媽媽最喜歡的料理是什麼?是所有別人煮的東西吧~主要因為他年少就自己生活,完全不進廚房,能有溫飽的一頓飯,一桌暖菜,對單獨成長的她而言,就已經是一種解決生活的好。累積到現兒個來看,跟他一起用餐也很簡單,上餐館的每樣菜,他都覺得好吃,整個而言就是不挑嘴的自在。這樣看他品嘗各樣佳餚的滿足感,就會反思,這要是嘴刁了,是讓生活的有些樂趣變少了?!

  • Q2: 自己記憶裡媽媽的拿手菜是什麼?

    這道要說,也挺好說ㄉ,就是白水煮大鍋菜,糊糊的整鍋要啥自己撈。換個角度想,自然的烹煮,無油料理,這麼看來也算是他的拿手。怎麼忽然,他變得非常的領導潮流... : ]

  • Q3: 有沒什麼菜 (或食物) 有自己和媽媽獨特的連結?

    這個問題,終於有點有調味的記憶。有ㄝ,是路邊的一家小意麵攤。那時候,老媽偶有帶小小的偶去上音樂班,回家路上都會有加路旁的意麵攤。老媽的生活原則是非常有效率的省下任何花費,即便與生活相關的,也徹底進行。小時後,就壟罩在一種說法裡,外面的東西不乾淨,外頭的什麼景點很危險,舉凡會出外要花到錢的,就會冠以負向描述,以避免小孩有期望,然後要花錢 (這招,在年齡小時,倒是挺好用ㄉ)

    小時後,就會覺得外頭的東西好好吃喔,每每只能用羨慕的眼光望著逛夜市,滿袋田螺邊走邊吃的路過人,或者,坐在冒煙的大鍋後面,整家分食著桌上美味的景像。在那年代,偶的逛街,就是去走過人很多的地方,看別人買東西、吃東西,然後知道自己就只能當絕對的觀察者。

    回家路上的那家意麵攤,是偶爾上完課後,天又冷的獎勵 (其實現在想想,說不定,是因為老媽想打打牙祭)。加點肉燥,三五段的綠韭菜,油蔥的味道,朝上漫著。偶會把整個臉就移到那廂味移動的路徑,埋在嗅覺濃郁的空間,然後滿足的微笑。

    非常偶爾的加個餛飩,那一碗意麵,如果不用趕著回家,那手掌大小的一碗麵,偶就可以吃上三個小時。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入肚。小時後的飲食記憶,除了那用白水煮的青菜味道外,也讓偶沒有什麼特別吃得過多而得從想吃菜單裡刪除的菜餚。反倒是日後的一些飲食經驗,有些東西經常食用,就會開始在每個不同階段,剃除一些項目。

    有種觀察,人的生活裡,每一種東西都有一種quota,在食、衣、住、行、育、樂裡,都有著這樣的quota,額度剩餘量和興致度有關,有些時候,有機會吃的夠多,額度很快就會用完。突然想到,大概跟剛過年的時候,瘋狂吃黑金莎,也可以觀察得到。現在,對於金莎的癮,果然大大降了許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