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翻著照片,有段時間的感受被刻意隱沒了
  • 187575

    累積人氣

  • 21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Chat] 訪。烏來櫻花 抓尾巴

坐在靠走道的塑面椅,想著,會怎想這事情呢?

"倒不覺得是直接和[結婚]這兩字的關係,
 因為,任何事情,有不同想法的人需要共事,一起進行,
 就有可能碰到這樣的卡,有機會協調、溝通,
 有時候有讓步、有推進, 有時候有人會絕對的堅持..
 是因為兩者間,時、地、人的交互作用,所呈現的結果。
 不一定是因為結婚的關係才有這樣的卡住、磨合、調整。
 只是不過,婚姻,讓兩個人要共同處理的事情變多,
 所以,遇到這個情況的機會也增加...是這樣的吧?!"



人與人相處,想像起來,就如一種動態流中變動著的模式。有點像Plurk的時間流裡,一言一語的在持續前行的關係裡,錯落的出現著。只是在此,對話的內容,換成了隨著自己喜惡,所做的選擇。就算有時是擱置、有時是回頭、有時是就往這頭的挑選,都是一種選擇。

 

關於旅行的方式,也是一種擇選,
每一次的選擇前,多少是在某些方面有限制的情況下,選取當刻所能處理的最佳狀態。每一位對於每回的出遊,都有不同的期待,有些時候,就是想要懶散處理,就當一個完全的跟隨者,跟著規劃者想法,出門去;有些時候,又躍躍欲試的希望有個完全自己想串行的路線。


回過頭看看正在做選擇的生物體,其實,即便單一個體的多變,也難怪乎,當兩個、三個或甚至群體時,關係動態的那種連結,有隨時會拉緊或過鬆的情形。




多數人做選擇的原始方式,是利己傾向。因此,也無需特別質疑,那做決定的時刻,有沒有做了最好的考量。若跟著抉擇者的角度來觀察,也許在1000個觀察裡,有著低於兩個標準差的範圍,是偏往利己的選項。


在夫妻兩人的討論裡,有一次對話內容這樣跑著,"如果,這時候是生命將逝的時區裡,你依然會堅持用自己的方式作旅遊方式的堅持嗎?"


有人說,只不過就是一個放假的方式,有必要弄到這麼讓人恐怖嗎?倒也不是嚇人的方法,而是一種推到盡極時的詢問,一切是假設狀況,但若時間成了有限資源,這個選擇會是啥?仍然是一個利己的決定嗎?還是一個利他的作法?

 


將時間資源推至致極,是給自己一種快速判斷"選擇"能否有所調整的其中一種方式。也許是因為在一些空間裡,不太習慣去討論關於有限時間的情況,對於這樣的假設會有一種認為過份權重的認為。但若曾經佇足在急診室裡一段時間,聆聽著身旁一床床不同家的故事,或許也會突然擴大的發現,人世無常,這個影像穿梭的在生活各個角落裡自然發生著。就如同生活裡其他事件的腳步一般,只是為什麼,人們會這樣自然的過濾掉這樣的片段?



推致極,有時候可以化繁為簡,剝去可能包覆在抉擇時刻,檔住內心所望的其他包伏掩蓋物;找出那貼近內心真正的在意、堅守價值,或者是真正的需求。如果思考可以有很多方法,為什麼不能也嘗試用用另一個方式來思索看看?如果,你開始覺得,可以思考的時間不多,生命是有限的,自己的能力是有限,而又挺期待自己做出一個在當刻較接近心的選項。




這世界有太多生命在共處著,本身存在著不完美狀態,如果,碰到人的不動而必須調整,面對無法變動的那段惹起脾氣,就跟大自然的自然的姿態嘮叨去吧。當刻的情緒,在退開讓視線以時間長廊觀察,相對之下不過是瞬時的小波起伏,如果,連最後的那個時刻,也會這麼選擇的話,那種屬於無憾的方向,也會是接近的吧!


生物,對於自己生命腳步的期望,有著不同的方式看待著。
而對於自己,則希望能夠學習,收集的是這些無憾的選項多一些,也許能和心中無罣串聯上,能在生命check-out的那時刻,就輕輕的闔上眼,用自在安然的方式,在另一種形式裡,旅行去啦。





去了烏來,抓到了Tea前陣子提到的櫻花..的尾巴,
雖然箱根苑的日式料理沒嚐到,
倒是先啃了一支在黑碳爐上的山豬肉香腸,
也炒了盤翠綠的水蓮,喝了搖晃著鮮香菇的清湯。

 

沿著和台車平行的柏油小路,
6公里的綠徑,搭著被雲遮陰的光線,
在回溫有如出夏的溫度裡,
逐步慢行直至瀑布區,
太陽也剛好露臉照映。

 

就這樣,從出發的那一刻,開始收集這一天的"好",
佇足在水簾的另一側,迎著風可以感受到細微水珠的輕拂,
回途的微笑能量袋,有著沉甸甸的重量。
從出發的那個想法開始,
就讓這一天收的自然能量,往心期待的方向,去吧!


從這兒,看烏來的 櫻花尾巴 相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