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翻著照片,有段時間的感受被刻意隱沒了
  • 18692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歌劇] 賞。鄭和1433 航程與旅程


到目前為止,少有劇作是會如此搜尋著展演訊息,馬上撥電話找同行人敲時間,然後就算沒人可去也想自己去看看ㄉ,是那好奇...這樣熱烈急切的想要一探究竟..



剛好,老媽符合敬老票的門檻,而另一張還可以享受最後學生的優惠,偶們家的阿知也恰巧隨著爸媽的加班,在褓姆家晚點回來,就這樣,當天晚場的時間就這麼敲定。


演出前30分鐘有引劇的分享,不知為什麼這一次特別想要去聽聽。國家劇院前的寬面階梯旁,速速塞了幾口壽司,管他還有因找不著垃圾桶而仍在手上的嚓嚓嚓塑膠袋,趕緊找說劇場子,看看能否尋到一絲創劇線索~


引劇說明就在旁廳的休憩空間,劇作家劉若瑀用敘述的文字,帶聽者快速走過與鄭和相關的歷史段落,藉由重新步行光陰的歷程,在腦海裡織起鄭和的幼年、成長環境、任仕、歷次出航的薄網,而此回的演出,與這段歷史痕跡有著間接的關聯。非關於六次出航的某一個片段,而是在知悉第七次出航時的銜接,回顧,心境起伏、異想與思緒,再堆上超現實主義,詮釋著關於感受、關於情緒、關於關係張力的柔韌度。


超現實,是個拆開熟悉,組合起來卻全然陌生的形容詞。
腦海裡走著這樣的OS....


超現實主義的意思是...
一種讓人霧煞沙沙,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迴圈嗎?
還是那種需要轉彎再轉彎的理解能力?
還是簡單的說,它就一種讓人足以感受到距離的藝術演譯?


主講者給了一些提示,情緒、心情透話在劇裡是顏色、光影和聲音節奏抑揚的表現;導演擅長的冷色調與簡潔調幕,可以是完全顛覆記憶裡關於歌仔戲的那些影像,甚至就帶著那欣賞畫作的通道,迎接幕幕銜接的視覺。若可以,跟著創作者在東西雙方,方言戲曲與西洋樂風,歷史故事與現代詮釋,一組組兩道黑帶間的新揮創意,讓聽覺沁在Jazz與歌仔戲相串的樂句裡,視覺在留白的空間裡隨著感受翻擾....


若錯過引述的說明,逕直的移進舞台前的座椅,開演時,肯定滿是期待與面對視覺差距間的無法接應。剛巧是前30分鐘如導讀般的領引,讓人們在賞劇前,對於接續將體驗的視聽覺旅程有著一種調適性處理,因為有那著劇前的"攪動",也才有一個放全然就體驗著將會是什麼的好奇,收集著一張張映入眼裡的視映長框。


優人劇團震耳的開場,叮呤響聲錯落在緩速轉動與跨步之間,清脆幾近刺耳的竹身碰撞,再大聲一些些,就到達惱人的音量,好奇組合與安排,是刻意的原創,好挑戰聽覺裡的一種臨界線,或僅只是不經意的遺漏,因音效的元素在過程中未被留意到?


以初次接觸超現實主義的劇作,會有一種如多層次替代的籠統印象。表達的方式透過"間接"的手法呈現,需要用半場的時間暖著對應著可能替換的配對,然後,在下一個半場記住流過眼前的影像,於劇幕結束後,咀嚼著那兩個多小時音影、情緒和內在感受的衝擊與震動力。


事後想想,這個作品,對於參與者的意義,或許更勝於觀者;該劇場形式,劇作的組合,對每一成員所屬領域而言,均是前衛帶著實驗特性的組合。若以這樣的觀點來敘述的話,或許,觀者,也是實驗劇場裡,參與實驗形式的一員,以觀者的角色進行 著劇 目的 實驗。相當於任何一個參與或觀賞者,帶著所屬的背景思緒,來到劇場中,用各自不同方式的開放角度,與故事本身,與劇作想呈現的詮釋方式,與自己腦海中,關於鄭和、關於歌仔戲、關於優人神鼓、關於Jazz、關於一個西方導演的印象作逐一的融合與解離。情緒流動與釋放,隨著觀者對背景故事的了解,對於投射替代表現的follow,對於光影色調的轉換跟隨程度,在衝擊、訝意、釋放、搜尋、遺落、理解之間,當下能夠接受的程度,交錯的運作著。


從劇場中觀者的實驗心得來看,每個人的感受都是實驗的結果,而且,隨著個別經驗的相異,每人皆有屬於自己的一份報告,各有不同的結果與感受。就自己而言,如遠景畫般的留白,未逾三色的將影像展現,簡約的視覺,是一種享受,也帶著對印象與期待的衝擊。擊鼓者的面妝,或許參有意義,或許只因為場次交換之間,需要帶妝上場的關係,留著一份好奇。


回想西洋影劇裡,不常看到如傳統戲劇裡,像是搖擺著馬鞭替代騎馬,這樣的間接釋義,在卓別林式的默劇表演中,比較常見 [當然也有可能自己對影劇的了解僅有小範圍的認識而受限]。不知是否因此,導演將傳統戲劇與如說書者般的角色,共同擺在舞台裡。作為表線中的對應線。

將中國戲曲裡對衣著、髮型的考究,轉成小喇叭吹奏的Jazz樂曲裡,滑奏的音符。將鼓奏的簡約,配對在視覺呈現上,顏色、光影與人物服裝的簡潔效果。的確,角色的服飾,有日式禪風的特質,臉妝、動作、在舞台上的走位,某一個程度,也帶著優人神鼓靜修時的那種沉澱和慢活的特質。


怎麼說呢~若帶著一份開放就收著所有體驗和感覺的心情,這125分鐘的滴答滴答,有著許多驚奇,感動和一些許多沒弄懂、說不清的撞擊與火花,需要時間的等待,化成文字的敘述句。




導演確實將舞台上的畫面,以繪畫方式呈現,用陰影的比例轉述著沉甸甸的緩步,用藍、白、紅..的交替,著上一段段情緒的顏色..,說書人的吟詩朗誦,一陣急切的快讀重覆,又是如何置換著實體的心境,....心想,過去若曾看過Robert Wilson的作品,會不會較容易串起這些置換意義的敘述?


如果將導演創作劇幕視為一趟航程,以他現有的名氣與地位,是否也如帶著宣揚國威使命的鄭和乘坐一艘大船,航行往許多不可知的路徑,多元素材的整合,也有如每個新的發現地的陌生,在停迄的時間裡,慢慢的相互認識交流。


我的好奇,聯結猜想,事後解讀,也隨著各自的經驗和理解狀態,有著不同的連線圖。或許,若能交流每個觀劇者的解讀和延伸,更會將這個實驗劇場概念的表演,有更完整的記錄與保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