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翻著照片,有段時間的感受被刻意隱沒了
  • 18692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Chat] 想念。Missing


陽台上的百合,撐開紫底白細線的花瓣,
三日的花綻,靜靜的縮了身子謝幕。
生命是這樣恭敬的在一段絢爛之後,
安靜的準備另一個迴圈的開始。

時間陪伴在每一段過程中,
就這樣寧靜的注視著所有的起落,
迎接和揮別小果蠅已經不知輪過幾代的成員;
輕輕呵著前陣子落下的種子,
在泥土和溼氣簇擁之下的綠芽破土;
無聲的凝望著被風帶著,溜進紗門的雨滴,
隨意的在米白的壓克力檯面上停了腳步;
一日裡一兩回的清水灌注,
行動裡沉默的說著一種持續的照顧;
在無色無味的相鄰互動間,
跟著空氣間上下變動的溫度與濕度,
酌著偶爾來自天空的雨水和
透明罐裡的可以彎折陽光的杯水,
為下一代忙著四處繞度飛行的果蠅,
生命就這樣,繼續的前行,
未曾提過這樣的問號,為什麼?!



每次一小篇幅,慢慢的,
也許也是一種生命走路的方式。

Click to read the Link from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The Tao that can be expressed is not the Everlasting Tao.
The Name that can be named is not the Everlasting Name.

He whose name is “Spirit in Man”is Life-spring of Heaven and Earth.
He whose name is “outward possessions”is Mother of all created beings.

Therefore constantly desire Inner Life in order to perceive mysteries.
Constantly desire possessions in order to perceive limitations.

These two: One in source
but differing in Name are One in being called deep,
Deep and yet more deep, Door of many mysteries. By Isabell Mears (1916)

 

白話譯文:
 

「道」是可以說的,但說出來了,就不是那恆常的「道」。「名」是可以表白的,但表白出來了,就不是那恆常的「名」。


在還沒有表白前,那個無分別的狀態是天地的本源;
既有了表白,這個分別了的狀態,是萬物生長的母親。


回到恆常而無分別的狀態,便可以觀看到道體的奧妙。
經由恆常而現出分別的跡向,便可以觀看到道體的表現。無分別的狀態、有分別的跡向,兩者都出於恆常的道體;但在表白上,名稱卻是不同的。

就這樣的不同而又同,我們說它叫做「玄同」。「玄同」是說在生命的玄遠之源是相通的,這便是「道」;「道」是萬有一切所依歸及開啟的奧秘之門啊!

藥方:

遇到了事情,要有沉默而冷靜的思考,不必急於表白。只要問心無愧也就可以了。

人間事物,原只是自自然然的生長,不必在乎,但也不是不在乎,要懂得自在、自然。

「道」的門是為沉默而生長的,喧嘩的人們就讓他們喧譁吧!不是不去管他,而是要沉靜的去管他,管他就要先自在。


好了,唸古文之後的那種魂不守舍的情節,一定要來個音樂才能鎮靜一下,來個關鍵字相關的音樂篇,用打擊樂器的強烈節奏,跟上生活的節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