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翻著照片,有段時間的感受被刻意隱沒了
  • 18692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Chat] 儀式服著-話別的另一種表示

披麻帶孝,在追思儀式中典型出現在腦海的連結辭彙。現今的披麻帶孝,身著的部分,已經從早期真正的麻織品,有些演化為黃麻顏色的化學織物。老實說,織物裡的粗糙質感,帶著一種自然氣息,時代產物少了那樣與大自然的互動感。

撇開有些繁瑣複雜的儀式,或者是鑽人腦袋的嗩吶與電子合成樂團,其實,在儀式中,還有一個值得去了解的"語法",是關於服裝。在家族成員多的場合中,多種型式的著裝與配件齊聚一堂,依據每個人在家族結構中的角色做著配對。這一天,也許是黃毛斤的頭罩,另一次的前往,也許是麻布的披法,有些綁上白色毛巾,有些則是手臂上綁了紅棉布條。...顏色、著裝樣式、配著時機,退儀目的...以前,匯覺得這些總是存在於某一個信仰族群裡的煩瑣規矩,後來想想,若轉以人類種族的特色來看,這些正是構築成族群特質的一種個性、語言和文化。

服裝也是一種文化語言,古代官場上不同位階,以不同型式的服儀和配件,清楚的呈現組織的上下結構與分工。若貼近看傳統追思的著裝,是否也有相同的表現?這一天,外孫媳戴的是黃毛巾帽,帽頂別上小紅段布條,身無外加著物;另一天,孫媳戴著麻質衣帽,手綁紅色布條。帽的型式又與男丁不同。還有些男親友,身上用白毛巾綁成ㄥ型;或者曾孫子女,身上則是綁成ㄥ型洋紅毛巾...褪下孝服後,在右臂膀上別著用毛線團纏成拇指大小或紅、或黃、或藍的孝徵。...一點一點的了解,其實,會發現這個充滿感情的民族,將這份對於往生者的思念,轉以繁複的型式,敘述著那濃烈又平時少以表達的感謝...

某個角度我們是幸福的,當年,老爹並沒有因為晚輩主動提問關於死亡的問題時,而勃然大怒。老天爺對我們是照顧的,因為在發現也確認為癌末的同時,我們還有相當的時間,和家人一起面對必須道別的這個已知未來。我的朋友對我們是關心的,因為他在適時的提醒,讓我們有機會和老爹提到DNR的議題,也得以知道他希望如何處理.....我依然對於這段生命的揮離,而沉痛難受,但這也是老爹留給我們一段勇敢且深刻的記憶~謝謝你,老天爺!謝謝你,老爹!

跪地跟著長輩們沿著棺木一側繞行,回想著只有數面之緣的外婆和奶奶,我知道與他們之間,這使是轉換型式的關係,...儀式的休憩間,我的思緒也沿著已發亮微凸的紅磚格,掛上另一個問號,試想,那西方的世界裡,又如何表達與生命之間的別離~
 
延伸參考:
壽衣與孝服孝服簡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